请输入检索内容:
当前位置:   首页 > 特别推荐
郑航:让儿童在习惯认同中养成好习惯
  时间:2018-12-10   作者:郑航  

        好习惯成就幸福人生,好习惯决定好生活。可是,如何让儿童养成好习惯,却令人颇费心力。一般而言,指导和帮助儿童养成好习惯,无非就是培养自信心,注重榜样示范,分步训练与强化,给予赞美和鼓励,施以适度惩罚,以及家校协同,诸如此类。可是,这些专注于行为本身的策略,其实际效果往往并不如预期所料。

其实,习惯虽然外显为行为,却是根植于心性的。也就是说,一个人之所以能够养成好习惯,与其对事物的浓厚兴趣和对活动的特别专注有着密切关系;而坏习惯的养成,则多与其任性、沉溺于不良嗜好,以及自我放纵、自制力差等联系紧密。对于儿童少年而言,则往往或多或少与其不知道行为的危险或危害有关。其中,最核心的则是一个人的习惯认同。

所谓习惯认同,是指个人或群体对社会生活中的某种(些)习惯所做出的体认、赞同和模仿。当一个人认可某种行为方式并愿意在生活中付诸行动,我们便可以说,这个人已产生了对某种习惯的认同。这种被认同且付诸行动的行为方式,经重复或多次练习而巩固下来,自觉不自觉地变成了一个人的需要,于是,他(或她)便养成了此种习惯。

习惯认同表现为直接认同和间接认同。对于日常行为习惯,如节约用水用电、不乱扔垃圾、上课不迟到不早退等,点明即止,无需多言,按要求去做便可,属于直接认同;而那些反映人格品质的行为习惯,诸如勤奋学习、乐于助人等,则与一个人的思想意识、价值观念乃至信念、信仰相关。

正如英国著名作家查•艾霍尔所言:“有什么样的思想,就有什么样的行为;有什么样的行为,就有什么样的习惯;有什么样的习惯,就有什么样的性格;有什么样的性格,就有什么样的命运。”对这类习惯的认同,是一个人基于对行为方式与思想意识、价值观念之间关系的理解、领悟而产生的,表现为间接认同。无论直接认同还是间接认同,都离不开一个人作为行为主体的认知、情感、评价。

有鉴于此,指导和帮助儿童养成好习惯(或克服不良习惯),便需要更多着眼于行为习惯背后的行为主体因素,让他们产生习惯认同。让儿童产生习惯认同,具有这样几重涵义:

一是让儿童知道习惯,既知道在学习和生活中有哪些习惯,也知道自己已养成了哪些习惯,以及这些习惯在自己的学习和生活中表现为何种行为方式。

二是让儿童懂得评价好习惯或坏习惯,其关键在于:评价标准的来源(是源自社会习俗或外在权威——父母、老师、名人,还是源自个体良心或外在需要),以及如何依照标准对行为方式进行评价。

三是让儿童对这种习惯产生情感体验,即:基于幸福生活和健康成长的需要,让儿童感受到、体验到已有习惯之好或坏,从而喜欢或厌恶这种习惯。

基于以上认识,教师指导和帮助儿童养成好习惯(或克服不良习惯),需要着眼于以下几方面:

第一,从培养和激发儿童的兴趣入手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齐白石爱画惜时、鲁迅爱书护书,等等,这类因学习兴趣而养成好习惯的名人故事,可谓不胜枚举。在学校生活中,教师激发兴趣以培养习惯,其重点在于诱发儿童对周围事物的好奇心,并使之得以保持;在于开设多样性、个性化的课程,并赋予儿童以自主选择的机会;在于让课堂教学或课外活动产生趣味点,并令儿童获得真切而丰富的体验;在于与家长协同以发挥兴趣之于习惯养成的牵引作用,并凝聚为具体磁石般吸引力的教育场域。

具体说来,在课堂教学、课外活动和班级管理中,教师须做到:

一是创造多种条件,激活每个儿童的兴趣点,让每个儿童都有“在场感”,并让他们在这种感受、体验中在意并在乎这种机会;

二是尊重和发挥儿童的主体性,让他们在教师指导下尝试着进行自主设计、自主安排、自主判断、自主选择、自主反思,提高其主体意识,提升其自主能力,从而进一步增强自我认同;

三是创设情境,减少干扰,营造氛围,让儿童学会在固定时间里,可以专注于某事、某物、某环节、某活动,做到全身心投入,以至于心无旁骛。

当然,由于儿童存在年龄特征、成长背景、学习基础、生活经验、个性特点诸方面的差异,同时习惯亦存在层次、类型上的差异,因此,对于不同儿童、不同习惯的养成,教师的着眼点和着力点也不尽相同。但无论如何,通过激发兴趣而养成习惯,其核心点依然在于:由外在兴趣(被认可、被接纳、被肯定、被赞美等)的激活到内在兴趣(自我肯定、自我认同、成就感、自我实现等)的培养。

第二,让儿童意识到习惯与成长的关联性

儿童的成长,包括身心健康、学业进步、人际和谐、个性发展、人格健全,都离不开好习惯的养成。除了直接促进儿童的成长之外,教师的重要职责还在于让儿童意识到自己成长的诸种表现,以及这些成长与习惯养成之间的关系,诸如:是坚持锻炼、克服惰性增强了体质,是勤奋认真、戒骄戒躁取得了进步,是关心体谅、不计前嫌收获了友谊,是宽宏大量、淡泊名利赢得了尊重,等等。反之,那些裹足不前乃至沉疴痼疾,则与诸多不良习惯紧密相连。

只有当儿童把成长的点滴、成功的喜悦与习惯养成相关联,他们才可能更加主动地去坚持正在形成中的好习惯,才可能更加努力地去克服业已形成的不良习惯。

帮助儿童在思想意识上建立起习惯与成长之间的关联性,需要抓住儿童生活中的关键点和关键事件,指导他们明确新的行为规则,掌握具体的行为步骤,体味习惯之于行为及其结果的意义,学会进行行为归因分析。

在这方面,教师尤其需要做到:

一是重视生活中的第一次,如:第一次任班干部,第一次做大会发言,第一次获得特别奖励,第一次受到欺凌,第一次中伤诽谤,第一次逃避责任,等等。

二是把握影响重大、意义深远的生活事件,如:入学后重新编制班级、取得意料之外的好成绩、陷入早恋而不能自拔、家庭结构发生重大变化,等等。

三是密切关注触动儿童心灵的个人事件,譬如:一向自信满满、表现优异,却骤然经历结果差强人意的挫折;经长时间建立起来的友谊,却因一场“美丽的误会”而在顷刻间化作挥不去的心头之痛,等等。

第三,指导儿童进行正面、积极的自我范畴化

人是社会的存在。社会总是分群、分类的,诸如:男、女,老、中、青、少,进步者、落后者,聪明人、愚笨者、捣蛋鬼,等等,此种群、类,便是社会认知理论所说的“社会范畴”。

根据社会认知理论,人们往往倾向于根据他人与自我的相同或相异来对其他人进行分类,并不断地将其他人感知为与自己是同一范畴的成员(内群成员)或不同范畴的成员(外群成员)。

一个人把自己归为哪一群、哪一类,即“自我范畴化”,这种群、类范畴的核心特征,便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一个人的价值观念、行为方式的形成或改变,以至于形成对一个人的刻板化认知和一个人的自我认知。

譬如:一名儿童把自己归为“捣蛋鬼”或“麻烦制造者”这一类,那么,透过内群成员的外在表现以及来自于师生的日常评价,这名儿童便可能在认知上强化自己的“捣蛋鬼”或“麻烦制造者”形象,其日常行为也会更多表现出“捣蛋鬼”或“麻烦制造者”特征,以至于成为习惯而不自知;反之,这名儿童如果把自己归为“可爱精灵”或“受欢迎的人”这一类,则更可能倾向于向表现优异者学习,有意克制并尝试矫正自己的不当行为,以至于改变不良行为习惯。

在这个意义上,儿童养成好习惯(或克服不良习惯),至关重要的一环便是儿童的自我范畴化问题。为此,教师首先应尽量避免对学生进行消极、负面的社会范畴化,特别是不能因儿童的一次或几次不良行为,将其归入甚至标签为某种不良范畴,如“问题儿童”“后进生”“差生”之类。其次,引导儿童进行积极、正面的自我范畴化。再次,针对儿童已有的消极、负面的自我范畴化进行指导,引导他们通过改变行为方式来重塑自我形象,进而重新进行自我范畴化。

第四,引导儿童选择恰当的参照对象

儿童基于自我范畴化的自我强化,是通过社会比较来实现的,即:一个人将自己归为哪一群、哪一类,便会拿此群、此类的成员(内群成员)作比较,从而确认和确信自己对自身、对他人、对社会、对世界的感知和评价的真实性、正当性、正确性。

儿童选择用来作为社会比较的参照对象,首要的是内群成员。这就启示我们,教师一方面需要引导儿童进行积极、正面的自我范畴化,另一方面还需要了解儿童内心所归属的社会范畴和被之视为榜样的参照对象,只有这样,才能够在行为指导中做到有的放矢。

就习惯养成的外在影响源而言,作为参照对象的内群成员固然重要,但也不可忽视诸种外在形象,包括教师、家长、同龄人、名人、艺术形象等的作用,因为这些外在形象都可成为参照对象。这便涉及儿童成长中的榜样问题。

从指导和帮助儿童养成好习惯(或克服不良习惯)出发,选择什么样的榜样,选择谁作榜样,关注榜样的哪些侧面,以何种形式呈现榜样,以及作为教育者的教师、家长如何作榜样,等等,都需要审慎考察不同类型榜样作为参照对象发挥作用的社会环境和个体心理机制。

对于心灵纯净、心智未开、生活经验有限的儿童来说,由于阅读力不足,以图像、动漫出现的卡通人物作为参照对象,似乎更为有效;对于生活经验丰富、见识广、洞察力强的儿童而言,心智发育已相对成熟,经由文字刻画而出现的著名人物作为参照对象,似乎更易入脑入心。但无论前者,抑或后者,教师、家长的以身作则和潜移默化,都无可替代。

 

栏目:我该怎么办

作者:郑航  华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博导,副院长

责编:卞京  周芳

版权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班主任》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东路95号
电话:010-84655987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引用 京ICP备0502752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