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检索内容:
当前位置:   首页 > 特别推荐
戏剧化班会:在主题班会中应用戏剧教学法的一种尝试
  时间:2018-12-10   作者:刘长海  

          如何充分发挥班会活动的育人功能,是一个常谈常新的话题。在调研中,我们发现,常规班会活动可能会蜕变为批评课,说教气息浓重,结构松散随意,缺少吸引力、趣味性和教育性;评比展示活动中的精品主题班会虽然主题鲜明,形式活泼,但往往陷入了表演化误区,将全体学生变成演员,不能真正达到加强班级建设、优化师生关系、促进学生发展的效果。

针对中小学班会实施过程中存在的以上问题,基于国内外关于戏剧教学法、教育戏剧的研究和实践,笔者倡导在主题班会中有效应用戏剧教学法,以戏剧化班会来提升主题班会的教育效能。

一、在主题班会中应用戏剧教学法的可能性分析

戏剧是一种把文学、表演、音乐、舞蹈、舞台美术等融为一体的综合性艺术。李泽厚指出,优秀的戏剧作品把生活中的矛盾冲突提炼集中起来,以感性直观的形式再现现实,使观众获得作为生活事件目击者的异常生动强烈的感受[1]

因此,戏剧具有宣传功能、教育功能、审美功能、娱乐功能等多方面的功能。戏剧教学法不以培养专门的戏剧人才为目的,而是一种将戏剧作为教育的工具和手段,在教学中突出和强化戏剧的教育功能,以戏剧为载体来传递教育内容、丰富教学形式的教学方法[2]

在欧美教育史上,戏剧教学法由来已久,经过几个世纪的沉寂之后,自20世纪初开始又逐渐升温,当前已经广泛应用于第二语言习得、社会学习、地理、历史等领域的教学之中。当前,戏剧教学法一般通过创作性戏剧、即兴演出、角色扮演、模仿、游戏等方式进行。

中外教学实践表明,戏剧教学法的引入,能够调动学生的学习兴趣,促进团队合作,锻炼学生的想象力、表达能力和良好的思维品质,在课堂上,一些主题凝练、形式活泼、情节丰富、兼具教育性和美感的教育戏剧,丰富了师生的学校生活体验[3],因而,教育戏剧、戏剧教学法的相关应用和研究,成为当代中国课程和教学改革中的一个新热点。

戏剧教学法不仅适用于学科教学,而且具有自然而强大的德育潜力。二十世纪初期,杜威应邀在中国各地讲学,期间就围绕“演戏”(dramatization)系统地讲述了他对戏剧教学的理解,并且着重分析了演戏的道德教育功能,倡导将戏剧教学运用于道德教育。

杜威指出,就道德教育而言,“从前的种种格言式、教训式的方法收效很少,倘能用演戏的方法输入道德教育,收效一定比那种纸上空谈的道德教育为大”,“从做戏的行为上,也可以养成道德的习惯”,因为“用演戏的方法帮助学科”,不仅能“使儿童有趣味”,而且,儿童在剧本编排和演出的过程中可以逐步习得选择安排的能力、自主活动的能力、共通的精神、共同生活的习惯[4]

从主题教育活动有效开展的角度出发,笔者认为,戏剧教学法很适合引入主题班会,增强主题班会的针对性、创新性、有效性。

其一,精心编排的教育戏剧能够通过直观而浓缩的方式将人际交往、集体建设、社会生活中存在的问题、矛盾呈现给学生,增强班会的新鲜感,避免沦为老生常谈;

 

其二,教育戏剧提供了真实具体的矛盾冲突,可以调动学生的思维,而且有了戏剧这个载体,师生可以围绕剧中人的言行展开讨论,避免直接批评班上的学生,有助于大家畅所欲言;

其三,教育戏剧的创编、演出乃至场景布置,可以让更多的学生参与进来、行动起来,学生的聪明才智和创造性可以得到很好的发挥,而且在参与过程中,学生对主题的理解也自然会得到深化。

基于这样的立场,笔者希望在主题班会中引入戏剧教学法,开发戏剧化班会,发挥戏剧教学法的优点来促进主题班会的成功。

二、有效开展戏剧化班会的注意事项

我国中小学主题班会设计中一直以来都有注重角色扮演、情景剧演出的做法,如有的班会让学生怀抱数斤重物体验母亲怀孕的辛苦,让学生表演在公车汽车上给老人让座的情节等。我们可以将这些班会视为自发阶段的戏剧化班会,因为设计者并未将这种班会看作班会的独特类型,对剧本及表演所投入的精力也不够。

这些班会中不乏戏剧手段与教育主题巧妙结合的上乘佳作,但很多班会对教育戏剧的引入停留在松散随意、浅尝辄止的水平,说教气息较重,情景剧设计粗糙,情节单调,缺少美感,与班会其他环节缺少联系,其教育效果也随之大打折扣。

如在一堂“珍惜时间”主题班会上,老师让学生极其随意地表演所有学生都很熟悉的古人学下棋的故事(一个学生认真学习成为出色的棋手,一个学生三心二意最后一事无成),多数学生觉得这个故事没有任何新意,对于这个情景剧没有讨论的意愿,现场气氛并不活跃,最后教育效果也不理想。

由此可见,在主题班会中引入戏剧教学法并不少见,难能可贵的是如何巧妙引入、有效应用,借助戏剧教学法的优点达成主题班会的目标。

笔者认为,对如何有效开展戏剧化班会的讨论,应该沿着如下三条线索进行:(1)一堂优秀的主题班会应该具有什么特点?(2)一场优秀的教育戏剧应该具有什么特点?(3)教育戏剧应该如何在主题班会中使用?

(一)优秀主题班会的评判标准

既然将戏剧教学法作为优化主题班会的一种途径,那么,我们可以作如下类比:主题班会是锦,教育戏剧是锦上所添的花;主题班会是皮,教育戏剧是皮上所附的毛。如果主题班会本身无病呻吟或者机械呆板,即使将经典名剧融入其中,也很难说这堂主题班会是成功的。

目前,对于如何评价一堂主题班会是否优秀,我国并没有公认的统一标准。笔者试着结合已有研究,提出如下标准:

其一,优秀主题班会应该具有针对性。从主题选择来看,优秀主题班会应该聚焦现实问题,体现细、小、实的特征,贴近学生、贴近生活、贴近实际,紧密联系学生需求和班级实情开展教育。

其二,优秀主题班会应该具有创新性。从班会内容、呈现方式、活动环节安排来看,优秀主题班会应该不落俗套,推陈出新,体现新思路、新角度、新特色,具有浓厚的趣味性,满足中小学生求知欲旺盛的特点,在活动中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发展学生的创新思维,增长学生的创新才干。同时,创新要适当适度,体现寓教于乐、教育性与趣味性相统一的原则。

其三,优秀主题班会应该体现主体性。坚持以教师为主导、以学生为主体,让全体学生参与活动的全过程,充分调动学生的积极性、主动性。

其四,优秀主题班会应该具有实效性。根据教育规律和学生年龄特点设计活动,目标适切,主题鲜明,为学生所喜闻乐见,促进学生知行统一,解决学校德育、学生成长和班级建设中的现实问题。

笔者认为,针对性、创新性、主体性、实效性四个原则构成优秀主题班会的四个支柱。在此基础上,我们可以进一步探讨如何创编和引入教育戏剧,促使主题班会符合这四个原则。

(二)优秀教育戏剧的评判标准

本文所指的教育戏剧是为了达成主题班会教育目标而使用的情景剧、角色扮演等戏剧手段的总称。教育戏剧的优秀与否,目前也没有公认的标准,笔者试着参考大众对于话剧、影视剧的评判标准做出推论,从主题、情节、场景、演员表演艺术等方面加以分析。

其一,优秀教育戏剧的主题应该集中,具有针对性。戏剧与日常闲谈的首要区别在于戏剧是有主题的,而戏剧主题要吸引观众就必须具有对观众而言的吸引力和针对性。一堂主题班会只有四十分钟,其中能够用于戏剧表演的时间可能只有短短几分钟,更需要提炼主题,像一些知名小品一样把观众吸引和调动起来。

其二,优秀教育戏剧的情节应该灵活、丰富,具有新异性。在剧场里,观众不愿意看到耳熟能详的情节,也不愿意欣赏主题思想一目了然、没有丝毫悬念的戏剧,而是希望通过慢慢欣赏来发现、归纳出主旨。一场较短小的教育戏剧虽然只有几分钟时长,但也要尽可能地创设情节变化,以达到引人入境、引人入胜的效果。

其三,优秀教育戏剧的场景布置应该切合主题,因地制宜。舞台场景是戏剧情节展开的平台,也是吸引观众入境的重要元素。主题班会的教育戏剧一般是在教室里现场表演的,很难有较复杂的布置,但还是可以通过简单道具、背景图画进行衬托,如这方面安排比较困难,也可以安排旁白人员用语言描述出相应背景。此外,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演员们在礼堂、公园、录播室录好戏剧,请观众欣赏视频,也是不错的安排。

其四,教育戏剧的成功与否,还取决于“演员”的表演艺术和投入程度。一般情况下,教育戏剧中的演员没有充分的准备时间,有时甚至是一拿到台词就直接上台表演,这种表演基本上都是很糟糕的。为了提高教育戏剧的感染力,应该自编写剧本开始让学生演员参与,指导演员把握主题、领会角色、揣摩剧情,学会细致展现关键情节。个别难度较高的部分,由于时间、场景和精力有限,可以由旁白人员用生动的语言加以描述,以弥补演员表演的不足。

戏剧表演中常用的一句话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学生演员所呈现的教育戏剧虽然不能与经典戏剧相提并论,但在将教育戏剧引入主题班会时,教师和学生有必要发扬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努力从主题、情节、场景、表演艺术等各个方面入手,完善每一个细节,这样才能成就一个优秀的教育戏剧。

(三)在主题班会中使用教育戏剧的若干细节

首当其冲的一个问题是要不要在班会开始时就宣布本次班会的主题。这样做,似乎已经成为主题班会的一个惯例,然而,这样做不利于创设悬念和吸引观众。假如主持人一开始就宣布班会主题是“珍惜时间”,观众自然知道接下来的戏剧是劝导学生珍惜时间的,这样的班会就不能称为戏剧化班会,而只是加入了一点戏剧元素的说教式班会。

笔者认为,在戏剧化班会的开始最好是学会卖关子,不能程式化地出示德育主题,而是在戏剧表演结束之后再以适当方式出示主题。

其二是在主题班会的哪些环节使用教育戏剧的问题。主题班会要引导学生围绕特定主题进行思考和讨论,所以,一般来说,教育戏剧只能占用主题班会的部分时间,而不是全部时间。如果所创编的教育戏剧确实值得占用一节课的时间,教师也应该通过调课等方式来利用随后的时间组织讨论交流以深化该主题。

一般来说,在导入环节使用教育戏剧,可以迅速地让学生领会班会主题,给学生提供讨论的素材;而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讨论之后,让学生改写原来戏剧的剧情或结尾,不仅能做到首尾呼应,对学生来说也是一种很好的锻炼。

其三是主题班会中演员和观众的分工问题。具体来说,应做到学生演员要精心准备、观众要有相应知识储备、学生在讨论中的发言必须是现场生成的。

这里涉及戏剧化班会和表演化班会的区别。一堂成功的戏剧化班会要求让尽可能多的学生参与准备,尤其是教育戏剧的表演者应该投入精力,记住台词,努力使表演做到细致传神。其他学生也应该事先了解班会主题,收集相关的故事或名言,有初步的知识、情感和实践经验准备。

不过,在班会讨论环节,学生们围绕戏剧进行提问和发言,应该是现场生成的,学生们所表达的应该是现场的真实感受,而不是经过彩排后的发言,即学生在小组讨论和汇报环节的发言应该是现场生成的。成功的戏剧化班会也可以具有很强的欣赏性,但不能丢掉现场生成的真实性。

其四是班主任在主题班会中的角色问题。主题班会要调动学生的主体性,但学生主体性有没有调动,并不取决于谁做主持,也不意味着一定要由学生来主持或者让学生独立完成剧本的创编。

事实上,很多由学生主持的班会,从主持人到全体学生,都只是前台的木偶,主线牢牢地把握在没有出场的班主任手里,学生主体性丝毫没有体现。

戏剧化班会的设计和实施要唤醒、发挥学生的主动性和团队活动,如杜威所说:“一段故事里面,并不是都可以演出来的,于是选择出最精彩的一部分。……等到选择定了,于是大家商量怎样安排、怎样说法、怎样做法;哪一句话、哪一件事,应该要、应该不要;然后做成连贯的戏。这不但是个人方面,还能使他们有选择安排的能力及共通的精神了。倘弄坏了,大家负责。这样,不但使儿童有被动的吸收,并能养成自己活动的和选择连贯的能力。”[5]

同时,班主任要将自己丰富的人生阅历与学生的智慧有机结合,和学生一起设计戏剧和班会,既要尊重学生的主体性,又不能简单地让位给学生。

三、在主题班会中有效应用戏剧教学法的示例与解析

在武汉市江岸区责信德育实验中,我们有意识地将戏剧教学法应用于主题班会的开发,并将戏剧化班会作为一种主导形式进行推广。本部分拟结合以《靡菲斯特的交易》(简称《靡》)为题的防溺水教育主题班会和以《当伯牙遇到钟子期》(简称《当》)为题的诚信教育主题班会,对戏剧化班会的特点进行进一步的分析,以求教于大方。

(一)两节戏剧化班会简述  

班会《靡》以防溺水为主题,但在班会开始时学生看到的主题名称是“靡菲斯特的交易”,以达到制造悬念的目的。班会通过自编剧本导入,借助歌德笔下经典形象靡菲斯特与年轻学生之间的故事引发学生的思考,从而启动防溺水的讨论和宣传教育,最终让学生们以胜利者的姿态喊出“靡菲斯特,带上你的阴谋诡计,见鬼去吧”这句标志性口号,同时做到首尾呼应。

班会《当》借用具有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底蕴的“琴台遇知音”典故,假托伯牙、子期及其后人来表演中学校园内常见的诚信故事,剧情简洁,但能够巧妙地引入“怎样的朋友是真正的好朋友”这一人生哲理问题,比较符合高中生的年龄特点,能够让高中生对于友谊、诚信等人生主题有更深的感悟。

(二)两节戏剧化班会的亮点分析

在现场研讨中,这两节戏剧化班会得到了评委和师生的一致好评。笔者认为,两节班会可以看作是在主题班会中有效应用戏剧教学法的成功案例。这两个案例提示我们,在主题班会中有效应用戏剧教学法,要注意如下几条基本原则。

其一,围绕有针对性的班会主题,选准切入角度,精心编演教育戏剧。防溺水、诚信是学校德育的重要主题,但通常的防溺水教育和诚信教育停留在说教的层面,很难打动学生。本次班会引入教育戏剧,分别引入西方文学和中国文化中的经典形象,较为直观地呈现问题,引发思考,使班会变得新鲜而灵动。

其二,依托教育戏剧,引导学生思考、讨论,促进品德的自主建构与生成。教育戏剧给学生提供了讨论的话题,在被戏剧打动之后,学生对于生命安全、预防溺水、考试不作弊、实话实说等看似无话可说的问题有话要说,能够说出平常由家长和老师苦口婆心教诲的诸多安全准则、处世原则。对学生来说,这是锻炼道德推理能力、实现品德建构的难得机会。

其三,将主题班会融入德育主题周,使所有学生在班会前有所准备。在责信德育实验中,江岸区的各中学已经系统启动德育主题周,用一周时间来实施每一个重要的德育主题,引导学生负起对自己、对家庭、对集体、对社会、对国家、对自然的各项责任。班会《靡》是安全教育周的一个环节,班会《当》是诚信教育周的一个环节。在此之前,学生已经积累了一些与该主题有关的故事和格言,所以,在欣赏完戏剧之后,所有学生都有话可说。

当然,以上两节班会是我们创编戏剧化班会的开始,在主题选择、剧本编排方面研究者和教师的主导和预设非常突出,未来的戏剧化班会需要在充分发挥学生主体性、调动学生的独立思考和批判性思维方面多下功夫。总之,提升主题班会的实效,永远“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值得我们持续开展探索。(全文完)

 

参考文献

[1]上海文艺出版社.戏剧美学论集[M].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83.1.

[2]徐俊.教育戏剧:基础教育的明日之星[J].基础教育,2011(3):68-74.

[3]Geneva Gay, Mary Stone Hanley. Multicultural empowerment in middle school studies through drama pedagogy[G]/Drama Pedagogy. the clearing house.1999(4):364-370.

[4][5]单中惠,王凤玉主编.杜威在华教育讲演[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7.18-19.

*本文系2015 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教育学一般课题《以培养自律为宗旨的中小学生管理体系建构研究》(BEA150068)的系列成果之一。

 

栏目:理论与实践

作者:刘长海  华中科技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副教授

责编:杨丙涛

版权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班主任》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东路95号
电话:010-84655987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引用 京ICP备05027520号-1